查看全文

200fo点梗!

占tag致歉,一如既往地感谢大家愿意看我丢人(。


(虽然大部分并没有产过)但想把范围定在音乐剧!当然如果是我没看过或者觉得写完可能要ooc到姥姥家的会很有自知之明地婉拒(。点大悲相关会成功率高一点点

依然是长短看心情!可能会拖但一定会写!miu截止时间反正也不会有太多人的(


以上!!谢谢大家愿意看我丢人!!!么么哒!!!

查看全文

【ER】没有什么是一个吻不能解决的

副标题:如果不行,那就多来几个

*现代大学AU

*主ER提及双C马珂冉沙和三人行,有众人亲吻安琪的描写(。如果算的话

*短小且傻白甜,或许ooc


-

古费拉克捏着手中的钱币,举起来,说:“我这里有十欧元。”


“十块钱确实很诱人。”热安真诚地表示,“但是我更爱惜我的生命。”


“不会吧,这么多人之中就出不了一个勇士吗?”古费拉克十分痛心。


爱潘妮翻白眼:“你自己怎么不去。”


“呃,R呢?”狡黠的小猫决定转移话题。


“……你是打算让格朗泰尔去说服安灼拉贡献亲吻权吗?”爱潘妮的白眼快要翻过天了。


“噢,”古费拉克偃旗息鼓了,“我就是问问他在哪,这么重要...

查看全文

【ER】吸血鬼也有血可流吗?

*我终于写完了……

*依然是现代非人类AU,吸血鬼E×男巫R(其他设定在可看可不看的前文

*剧透:这次他们终于谈到了恋爱

*甜,也许ooc


-


格朗泰尔打开门,安灼拉跌了进来。他登时酒醒了。


阿波罗看上去很糟糕,光芒黯淡,是灼日被阴云遮住脸庞,也是熊熊烈焰坠入冰冷的海。他此刻比平常更加苍白,像一条幽灵,脆弱又几近离散。他受伤了,格朗泰尔意识到。但吸血鬼是没有血的,所以没有满身触目惊心的鲜红,也没有恶臭的腥气。可格朗泰尔觉得这已经足够触目惊心。


安灼拉打着跌进来,却也自己站住了。他抬头,于是格朗泰尔的心绷紧,呼吸却顺畅起来。安灼拉的眼睛仍然坚定而明亮,这...

查看全文

【ER】今夜无人类入眠

*卡文了,摸个傻白甜沙雕相声
*现代非人类AU,是怪童话(?
*全员向主ER(对不起依然是没有在谈恋爱的pre-slash(。)内有双C马珂和三人组(写完了才发现全员的内容真的很多

-

“……我的老天。”格朗泰尔愣住了整整半分钟。

继而他回了神,转过去对公白飞压低嗓子,十分用力地窃窃私语:“作为一只吸血鬼他怎么能长得像一簇阳光?我是说,他照镜子的时候不会被自己灼伤吗?”

那簇阳光在他身后深吸了口气,语调冰凉:“我听得见,男巫先生。”

于是格朗泰尔只好尴尬地再转回去。说实话,我都觉得有点晃眼,他心想,稍稍低头避开对方严厉的目光。

金发男人的眼眸仍是浓郁的海蓝色,却在张口说话时露出过于尖锐的两颗犬齿,面色也苍白,...

查看全文

【热安中心】让·勃鲁维尔的诗句

*是@张知义 点的热安中心
*原著向,无cp
*为可能出现的ooc真诚致歉

-
燕麦未到收获的季节,还没有垂下饱满的头颅,但已在和暖的空气里氤氲出美妙的味道。矢车菊偶尔点缀其间,像失落的蓝宝石。让·勃鲁维尔穿行在田野中,抖落衣角的麦香,小心翼翼地折下一朵,花瓣仍含着露水。

他为这因他而提早送命的娇花叹息一声,然后拈着它向城里走。

勃鲁维尔打算把它送给姑娘,或许是和他一起钻研怎样打理花花草草的一位。他阳台上的郁郁葱葱,有一半的生命活力都要归功于她的慷慨和聪颖,他理应回报。那姑娘坚持要叫勃鲁维尔为“热安”,尽管他的朋友们其实不多遵照他的这个自称。她觉得把这个常见的单词稍稍拉长、变动念法...

查看全文

【摩门经repo】一个无脑repo(。

是宽街周二的晚场!刚看完,脸笑得超痛,趁还记得写一个没什么逻辑纯属自己高兴的repo。
剧场不大,进门送场刊,小小一本内容蛮全(包括广告)。我是坐在一楼的G排13,讲实话挺靠边的,不过不怎么影响效果,前后距离刚刚好很舒服。可能由于舞台小,我觉得还有点近了。
↑写到这就睡着了,所以现在是第二天了。
……还是想到哪写哪吧!

1.是A卡——Elder Price给我的印象和最开始在网上看到照片时差不多,就是他好帅噢。这位小哥的表现全程在线,表演也很豁得出去,用一本正经(?)的形象搞笑得非常成功。

2.相比之下,我个人觉得这个Elder Cunningham有一点点用力过猛。他从一出场说话的声音就很刺耳,有的时...

查看全文

【双C】古费拉克是不会善罢甘休的

*是@Elenar 点的双C!提及很多ER
*依然是HPAU,是上一篇的后续(但并不是彩蛋扩写,dbq(…
*真的傻白甜沙雕ooc

-
古费拉克猛地弹起来,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。

公白飞大概是对这种一惊一乍的戏码习以为常了,几乎瞬间掂起魔杖。于是他的羽毛笔、墨水瓶和两点五英尺长的作业,都在被古费拉克的动静撇到地上之前先行一步飘到空中,逃过一劫。若李站在一旁叹为观止。

“那只迷你安琪根本就是黏在R身上,可是你知道我们亲爱的格朗泰尔得出了什么结论吗?”古费拉克愤愤然,浮夸地深呼吸几下,“他惊讶地告诉我——‘难道,安灼拉喜欢我的头发?’”

“噗。”若李没忍住笑了出来。

重新开始流畅书写的公白飞也顿了一下,...

查看全文

【ER】安灼拉没准很喜欢格朗泰尔的头发

*我写点梗了!!
*@青栩 的HPAU(擅自揉进了很久以前想写的小精灵的梗)
*傻白甜沙雕预警
*ooc属于我他们属于果聚聚和彼此

-
“梅林在上,他跑到哪儿去了?”

“德·古费拉克!你的魔杖要捅进我嘴里了!”

格朗泰尔走进缪尚(ABC友社利用有求必应屋开辟了一个据点,虽然它更像一个咖啡馆,但依然是他们的集会场所)的时候,他的朋友们正一反常态地挤作一团,像是一群幼稚园小孩在乱哄哄地抢着唯一的玩具。被他们蹂躏的东西倒是被挡了个严严实实,格朗泰尔十分好奇地向前走去,弯下身子试图一探究竟。

砰!

一团软绵绵暖乎乎的玩意猛地扑在他门面上,格朗泰尔被砸了个蒙圈,直起身子狠狠眨了眨眼睛才把视野里的金...

查看全文

【Tycutio】与汝共苦

*奇怪的魔幻私设,病病的,短,ooc


-

提伯尔特感到一阵战栗。


这战栗一半来自那些正向外流淌着他的生命的缺口,它们歪斜地爬在他的肢干上,使他遍体生寒;另一半源于这个月光晴朗的夜晚,他满身冒着热腾腾的血气,在深巷的转角处、高墙投下的阴翳里,撞上一双发亮又锋锐的竖瞳。在金辉浓重得反而近乎剔透的虹膜上,细长瞳孔宛若投入一根针,是爬行动物式的冰冷。


提伯尔特止住了脚步,他没想到会在这时候碰到茂丘西奥,也不想碰到。艾斯卡勒斯都是怪物,他早就猜到——亲王宅邸里阴冷刺骨,帕里斯微笑时会露出一颗尖利的犬齿。即便茂丘西奥尽日混迹于蓝色的丛林中,也不意味着他真能变成一个蒙太古。


在他看...

查看全文

=阿赤/赤玉
微博长期同好互fo@赤玉何人


在各个墙头劈叉无数,杂食,混乱邪恶。基本上没有雷点,也不会因为嗑cp的事情生气,请自由地安利!(((ky没礼貌还是免了
不过激甜党,会写点劣质糖果自娱自乐,主要产出悲惨世界相关。

没有深度,快落就是全部意义。


 @初繁言 我的。


没话说叻。感谢喜欢,以及请和我玩!!!!

© 赤玉何人 | Powered by LOFTER